顶部广告

诗歌《故乡的老屋 (组诗)》

编辑:诗歌网发表日期:浏览:42

题记:故乡是任何人都无法割舍的 一个地方,在这片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我常常 怀念童年时代居住的那个老屋,怀念已经远去的美好时光。1,老屋印象

活在记忆中的,
是那不曾远去的故乡,
和泛着淡淡泥土气息的,
故乡的老屋,
老屋有多大岁数? 
只有那须发花白的,
老翁记得清。
老屋正室三间,
两侧的破旧的窗户,
在默默地讲诉,
于指缝间,
溜走的光景。

2, 祖母与童谣

呷一口甘甜的井水,
听一段祖母讲诉的故事
和故事里的主人公,
那令人开怀的笑柄,
尽兴之余,
祖母一曲轻盈,
演绎了童谣里的梦境,
和从曲子里跳出来的
那无数可爱的精灵,
兔子,狐狸和老虎,
比赛谁更聪明,
曲犹在耳,
岁月却早已失声。

3, 老屋,老槐树与水井

那一口经年的水井,
和水井边的
晾衣绳,
一起编织了,
童年那个无忧无虑的梦。

春日中的艳阳
照亮了那矮矮的一段
已经无法描述的
沧桑的面容,
老屋在光影中似乎不见了,
她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剩雁群飞过,
留下那响彻天际的
悲鸣。

老槐树也老了,
她立在那不起眼的角落,
默默无闻,
悄然无声,
她满身的磨砺,
在积攒着一股豪情,
趁天朗气清,
她清清嗓子,
欸乃一声,
似乎在和近旁的老友,
同龄的老屋,
交流沉淀多年的亲情。

一树老枝怀抱着,
蠢蠢欲动的新生命,
嗅一嗅满树的枝芽,
和稚嫩的绿色
在老屋的一侧,
眨着惺忪的眼睛,
一声清脆的鸣叫,
便是那年年
光顾老屋房顶的
黄莺。

4,祖母与顽童

落日西沉,
老屋就睁大了双眼,
看着这将要睡去的大地
和躺在祖母怀抱里的
有些睡意的顽童,

点点煤油灯,
闪烁着祖孙二人,
若隐若现的身影,
一身疲惫的装点,
摇着农家院里,
那清贫的童年,
和骨子里割舍不下的,
浓浓祖孙情。


5,风雨老屋

淋了雨的老屋,
有些黯淡和忧郁,
神情木然的
恍恍惚惚,

气流形成的风,
也猖狂的撕扯着,
那久经风雨的
老槐树,
一对难友就这样在,
残酷的风雨中,
与无情做着殊死的抗争。

风折断了老槐树的几根手指,
雨打湿了老屋的尺寸柔情。
星星如鬼火般,
眨着眼睛,
他的慵懒的神情,
印证了老屋,
历经苦难而不倒的
执着与淡定。

6,睡醒的老屋

月亮牵着星星的手,
共同走进了地球的背影,
雄鸡高傲的显摆,
无可匹敌的喉咙,
东方的天空,
伴着六畜的叫声,
一同醒来的还有,
那远处天边的
精神矍铄的
日日早起的启明星。

老屋也在祖母的脚步声中,
缓缓地睡醒,
窗外的落叶声,
拍打着,
朦朦胧胧的梦,
厨房的锅碗瓢盆,
演奏了一曲农家院里
寻常的黎明。

7,老屋的春天

土坯房的传承,
伴着洋槐花的香气,
春天的老屋平添了几分柔情,
西厢房的房顶,
有些佝偻的脊背,
还有坐在马扎上的指挥若定,
少年的我,
和祖父一起,
共同捡拾着,
大自然的春景,
和洋槐花的美味,
那掺了些葱花的鸡蛋饼,

飘飘洒洒的东南风,
裹挟着如雪的,
那恼人的杨柳绒,
初生的春日,
照耀着无尽的飘零,

漫天飞舞着的痛哭声,
在阳春三月里,
愈发令人心疼,
看着像框中的眼神,
和迟迟不愿远走的亲情,
在那个季节,
只剩下悲戚的风,
祖母的远去,
带走了我儿时,
旁若无人的撒娇和任性。

斯人已逝,
老屋还能历经几个春秋?
那年老屋的春天,
飘洒的杨柳绒,
是祖母渐行渐远的背影,
一双小脚,
踏出铿锵的足迹,
一双老手,
哺育曾经令人神往的,
幸福家庭。

8,老屋春秋

曾经热闹的胡同里,
现在多了几分宁静,
没有搬走的邻居,
时时还会想起,
我们相伴时的温情,
老屋有些矮了,
是天空低沉了吗?
还是曾经的少年,
早已褪去他的稚嫩,
变成了伟岸的模样? 
老屋老了,
老屋却还在,
老屋的屹立不倒,
是想看看成年后的我,
和曾经的那五彩斑斓的
想入非非的梦想。

窗外叽叽喳喳的欢叫,
是大自然灵动的美妙,
夏日影动,
乌云匆匆,
老屋拖着疲惫的身躯,
迎着席卷南来北往的风,
一顶有些破旧的草帽,
在风声和雨淋中,
踏着夏季失控的冲动,
一脚踏空迷离的眼神,
一脚踩着粘人的泥泞,

歪歪斜斜的足迹,
座实了生活的苦涩与艰辛,
坚实的土墙,
是多雨的季节里的一把,
欣慰温暖的花雨伞,
那实在的房梁,
掷地有声的弹奏,
便是不屈的铿锵。


那光圈带来的缓缓流淌,
是用岁月沉淀的陈酿,
顺着屋脊的一侧,
于无声无息中,
注入暖人的心房

金灿灿的一堆,
是泥土孕育的力量,
在老屋的一侧,
静静的安卧,
准备犒劳,
有些过时的,
又摞满补丁的衣裳,
虫儿叮咬,
坚实的内心中,
积攒了空空的哀伤,

9, 老屋与希望

飞翔着的鸟儿啊,
时常遥望那远处的故乡,
秋天叶落的时候,
读着满地凄惨的仓皇,
看着孤独的老屋,
心中装着的是,
曾经的少年,
那一刻离开家乡,
外出闯荡的模样。

一树枯枝把老屋装点的
满目凄凉,
老旧的窗棂上,
张贴的是呵护,
和渐渐远去的渴望。

木制的偏旁,
像一双盼望已久的眼泪汪汪,
注视着远处,
白杨树上的欢畅,
和树下精心布置的阴凉。

没有雪的冬季,
老屋开始释放她,
用心储蓄的能量,
温暖的掌心,
抚摸着日新月异的成长,
凄冷的北风,
扮成凌厉的刀刃,
在老屋的脸上,
镌刻一枚枚印章,
印章的表层就是一纸,
薄薄的信笺,
信笺上书写着,
冬的静默,
秋的金黄,
夏的热烈,
和温润如玉的
暖暖春光。

10,不朽的老屋

这是一座普通的院落,
尽管院落很小,
也能看出她的四四方方,
院落里的这个老屋,
光明坦荡,
就像先生亲自教授她,
使她在平淡和危险中,
感化磐石,守住涵养。

猛然发觉,
老屋里那跳动的烛光,
在一处无人的角落,
暗自神伤,
烛光流出的泪水,
融进了老屋的脊梁,
老屋有了些许沧桑,
一卷诗文中,
抒发着对老屋,
无休无止的,
思念和向往,
城市里的高楼大厦,
找不出老屋,
所承载的厚重与荣光,
一辈人的心血,
一辈人的衷肠,
老屋是忠实的老者,
陪伴着土生土长的我,
赶往人生的下半场。



上一篇:
下一篇:

散文名家谈散文写作经验

名家优美散文四篇

散文名家谈:散文与散话

《帆》(作者:莱蒙托夫 朗诵者:李泽鹏)-音频-中国诗歌网

刘湛秋《帆》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