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何中俊15年10月诗选:时间的外衣》

来源:诗歌大全网 · 诗歌  凤凰的诗  玉兰的诗  命运的诗  叶子的诗 
标本我把自己晾干,切片脑细胞,被资本主义的文艺理论感染。它的变形有着现代艺术的特质。说不定还有原始丛林那些生物的痕迹取下一片掌纹,可以看到山河表里,那起伏的波涛月黑风高,那些火

标本

我把自己晾干,切片
脑细胞,被资本主义的文艺理论
感染。它的变形有着现代艺术的
特质。说不定还有原始丛林
那些生物的痕迹

取下一片掌纹,可以看到
山河表里,那起伏的波涛
月黑风高,那些火把烧过的灰烬
命运在大地上布下无数的暗桩

是的,爱情相当顽固
已成为星辰般的陨石,在每一个
关节与穴位上,硌痛了我那些
不咸不淡的岁月

三千年后,循着血液的河流
逆流而上,你能发现
我那颗高悬的心,依然
在强劲地跳动,起勃

2015年10月8日


自画像

想象着自己在王国里
多么仁慈,江山与美人
是我的后前胸与后背。将士用命
在猎猎的秋风里,狩猎四方

一个出色的木匠,具有的机巧
和智慧。在每一次战斗中
他都坚守城池。他是一切生灵
和大地的工匠。用一把开山大斧
劈开自己骨头里的群山

秋风汗漫,一切有关山水的画卷
在案头打开。雁阵以整齐的格律
飞过王国的空域。每一个人
都会在自己的星空里,高悬
一颗命运的石头。隔着万里关山
我看见,你从自己的身上取下头颅

2015年10月9日



我们在一只碗里挣扎


老人们叫它海碗

民间的靑花透着泥巴味

闲时盛风,忙时盛雨

碗里坐着一家人的兴衰


有一种青花碗叫官窑

浑身散发着富贵气

像城里的洋姑娘

还有一个名门的族谱


乡下人就是一只泥巴碗

磕磕碰碰,摔摔打打

有时破个囗,有时蹦道边

除野菜粗粮。有些人一生下来

就装着细米白面,猪脑肥肠


一只碗就是一片大海

我们都是一片菜叶的帆

在里面挣扎


2015年10月10日


一枚叶子的命运

“彩虹”到来的时候
我紧闭十一楼的窗户
一枚没有家的阔叶,鸟一样
飞到半空。有时像鹰
滑行。有时鹞子一般俯冲
又在风力的作用下。学习战斗机
陡然拉高,表演着完美的特技

在龙卷风里,在一个时代里
人和一枚叶子是同样的命运
改革的风在二十年前,把我
从巴山吹到了岭南之地
还有很多的叶子,席卷到了
沿海的城市里。这些叶子与飞鸟
有的落地。有些继续在空中漂浮

大风变着风向,叶子们
被卷向四方。大海的帆把自己
交给了命运。一枚叶子
留下了潮水的证据

2015年10月11日


寻找脸的人

请把脸还我,他在街头扯住老妇
在学校追上比风还快的少年
警察找来一片白菜叶,替他
挡在前额上

黑夜里他站在路灯下
拦住过路人。他空洞的险
高楼上的窗户一般。他看见
全世界都在找着自己的脸

我也有好几张脸查无觅处
它们分别被乡村,学校
城市里的单位所隐藏
偶尔能从城外的回收站找到半张
破败的脸上已涂满了泥水

2015年10月12日


我们在胡同里彼此谦让

我的下巴搁在对面的阳台
鼻子从这个院墙伸出去
双脚陷进泥土里。我侧着身子
卡在一截香肠的正中间

爱情闯进了时间的胡同
我们是两条肉质的干鱼
在生活这条干涸的河床上,滴尽
最后一滴血

风是一列失去刹车的火车
从死亡的胡同里开出来
穿过我身体的遂道。蹬上
骨头垒成的梯子

你翻过了灵山上的那道坎

2015年10月13日


黑与白

那个俯视着我们的人
用笔一点一点地记下我们的爱与恨
安排我们在人丛里相见
把我们从彼此的世界里分开

蘑菇在我的花园里撑开伞来
它的白天与我的黑夜连袂私奔
我是一只胆小的蚂蚁
台风来时,我们站在同一个风口

滋润和干涸,进来和出去
亲近和疏离,生或者死
我们不断地选择着,正如棋盘上
那分明的黑与白

2015年10月14日


挂在凤凰的翅膀上

这一只巨大的翅膀
曾经搧动着珠江的浪潮
文天祥的祖辈们,在历史的河流上
撒网。珠江张着大口
等待这只东来的凤凰

凤凰山下的凤凰树,燃起一堆堆篝火
文氏的宗祠,是火堆里的一截木炭
我从它的脚趾开始开始辩认
它的纹路胎记和它雄视大洋的气概

正午的凤凰渐渐收敛了翅膀
我和凤凰书院都被她抱在怀里
只有登上峰头,我看见
我是这泽国里,她翅膀上的一片羽毛
我将在浩荡的珠水之上
和这只凤凰乘风而起


2015年10月16日


时间的外衣


花喜雀出嫁了

织绵是她的嫁妆

青春是她唯的一闺蜜


我砍下一棵百年老树

他有一棵强大的心脏

他的皮肤和我一样

被沙砾打磨成一张铁皮


她让一个个的少年排着队

涉过这条古老的河流

晨光醒了,夕阳睡去

我等的人住在别人的房子里


我常常被山上的荆棘划破

深夜之时,我划开自己衣襟

把骨头,精肉,血液

检视,过磅,然后打包封装


很多年后

有人捡到一件旧衣裳


2015年10月17日


制琴师

在人海里,他会感应到
千年老木的呼唤。它们
那被岁月遮蔽的神性
只有他能够唤醒

他一遍又一遍地打磨,调教
磨去尘埃,边角,棱角。去掉
粗糙,暗哑,声调中的尖厉
还有时光扎进去的毛刺

春天的时候,他吐出春丝
夏天的时候,他吐出夏丝
秋天的时候,他吐出秋丝
冬天的时候,他吐出雪丝

他日复一日地把这些丝
一段又一段地搓揉拉抻
他用祖传的特技搓进了高山
揉进了流水,拉进了大漠高原
抻开了森林与草地

她们的模样一天比一天清晰
这是肢体,这是骨肉
这是灵魂,这是风情
一个个都神形兼备个性鲜明

她们挤满了他的黄昏
她们是他呕心养育的女儿

2015年10月19日


写给一个人远行人

岐江河,翠山路
印成了明信片。红树林
一天天矮下去。内心的森林
一座城市,被我掩埋

那一节堤,破了
海水漫进了秋天的门坎
我把心里的枯树
栽进后花园。明年的春天
我将在这树叶下,为你
斟上一杯美酒

在每一轮圆月之夜
我握住一把念想的豆子
一粒粒数过秋天之后的星粒
大风不停地敲着门。就象珠水
不断地叩响,堤岸的门

我从黑暗的睡眠中起身
用月光之刀刮去内心深重的尖埃
等着某一天,你从遥远的高原
从我打开的窗户,照进来

2015年10月20日


包围


地球这枚鸟蛋,裹在大气的衣胞中

走在山道上的行者,是一粒核子

阳光和风的电子,在他身边排着阵列

远方的村庄,被浓雾挟裹


灵魂最远,尘世的风

一叶一叶揭开真相。内衬,夹祆

外衣。肌肉,皮肤,脸面,荣耀

财富,还有乡村,家园,组织与政党


地球和树木的年轮不断扩大

生活的水波一圈赶着一圏

心灵却逆向而行。流星从太空而来

一路势如破竹


我是那只归来的大鸟,从阳光的故乡

穿过风和雨的庭堂,穿过书院的翘角

打开重门深锁的花园,深入湖底的世界

我安于人类的命运,和蚕一样

穿过岁月,乡村,蚕房和茧丝

回到我初始的宫殿


2015年10月21日


一杯清茶

一朵茉莉花从故乡出发
一句话哽在喉咙很多年
想起你,总是一杯单枞
甘,回绕在心头

我们摸着黑,把自己点燃
为彼此照路。山水迢遥
顾及那些心痛的人心疼的事
我们坐在黑暗里。火把熄灭
连我自己也成了一团黑暗

月下的秋桂醒着,你从不敢睡去
茶杯盛满了月光。有人在湖边
唱着送郎当红军。我不是你的郎
我把自己泡在一杯茉莉花里

2015年10月22日


月光是一片盐碱地


很多人彻夜劳作,和白天一样

锄头的反光磷火一般起落

汽车无声滑过,只有细微的扎扎声

失忆的人都从栅栏里走出来


有人带着酒杯,庆祝这地上

又洒下了几两白。有的牵着猎狗

喊着那个追风的少年

群峰静默,热爱的事物落地成霜


我知道命运不可更改。我坚守

父辈的信条一一耕种是唯一的选择

趁着夜风正凉,我打桩,围栏

清除沙砾,杂草,从东头翻到西头


我不预测命运,我不断翻耕

把希望爱和悲悯拌成肥料

养儿女一般,把这月光的盐碱地

养成万物的温床


2015年10月23日


霜降这一天


月光藏起了半边脸

柠檬树上又开了小白花

我心里落下了一层白

一只无名鸟从北方坠下来


站在栏外的人加了一件披风

我看见园子里,万物葱笼

一两株小树被夜雨冲散

秋天还没有脱下它最后的彩衣


楼下的道路划着各自的区域

每一幢楼都是一个沉默的旅人

在时间的木栏里,他们坚守内心

霜降未到,我开始封疆固土


2010年10月24日


冰雪玉兰

石头布满山道,溪流束着腰身
青松住进来,苍苔把脚印掩埋
狗尾巴草认出夏天的风向
远古的家族,寻找血统的徽章

隐身蓬蒿。怀揣刀剑的人
借着一地的月光,按下吞天之气
偌大的江湖,你的踪迹无可辩认
我在一场大雪里,饮尽这杯孤独

杏花开过,稻花扬起
大风一浪高过一浪,吹痛了树干
吹痛了骨头。门前的车马
踏平了西去的大道

庭前玉兰如雪,我不再隐姓埋名
秋风起时,打开冰雪的重门
十万红巾,席卷了我的城廓

2015年10月26日

注:冰雪玉兰,粤北低山野生茶,极稀少,味若玉兰,浓而不艳。需冰鲜伫存,方不失其香。


溯源

门前的槐树,开了一个叉
又开了一个叉。父亲在烟地里
一行一行掐过去,掐掉长出的腋芽

长江上去,是嘉陵江
嘉陵江上去,是白溪河
白溪河的上边,是乱石滩
当年有个人,在滩上扎了根
遍地的鹅卵石,是他下的蛋

他插下一棵柳,柳树子孙䌓洐
从河边长到山上。他们手拉手
按排行论辈,每隔六十年
就梳理一次根系源流。每年初一
我都要沿这些河流,重溯一遍

2015年10月28日


生活这锅粥


西天沸腾了,汽车是一锅饺子

有些飘在地面上,有些翻到地面下

轻轨车拖着一根长长的香肠

划过珠江三角洲的平原上


中山二路的奔驰挂了威驰

好几辆车都踩了尾巴。老师在电话那边说

“你儿子撕破了李纹的裙子”

嘀的一声,手机里显示一条信息

“你的手机已过交费期,即将停机”


车与人一样,总有死火的时候

人民桥只有两指宽。她的车死火的时候

我正从她身边赶到客户那里去救火

看看我的生活,总是这样火上浇油


煮好生活这锅粥,得要点艺术和运气

有时候火侯不到,就会半生不熟

加把猛火,又会把自己烧糊


2015年10月29日


15年的老板们


姚哥在自己的铺头里

煮了碗面条。他那皇冠酒店里

的包厢快空了一年了


一伙人在酒桌上划拳

一个人火了。说:你收回去

你不收回你的双拳

明年的今天,你就是这里的店小二

第二天,那人把他的酒店和洗脚坊转了


天上很多叫老板的鸟

2015年这年,我看见他们从空中掉下来

我走到徐总的灯饰店,看见两个人

一个是徐老板,一个是我自己


过完年那天,王总说坐我的车出门

他把奔驰车给自己的厂长了

又有一天,他去广州,让我别声张

说银行的人正在厂里等他


正月十五,我给王总发了一条信:

高利贷的人跑了。他没有回信

十月的今天,我见了朋友就问

你见过王总了吗?


2015年10月30日


猫族人

我看见猫族人,从青花瓷上走下来
她们保持黑夜潜行的姿态
三斤茅苔之后的她们,走着
妖娆的猫步。这些新人类
头抵着电脑,金属眼镜深如湖泊
她们占领了图书馆,麦当劳
安静下来的时候,就蜷缩在星巴克
走过地铁时我看见成群的她们
目光照着火星的地图。电视上
她们的代言人,正在好声音的节目里
吐着莲花般绕舌的节奏。对了
猫族人的典型特征是说话
要卷起舌头。如果你遇到她们
一定请她们到火星来,喝杯下午杯

2015年10月31日


我睡在我的寂静里

你的月亮船
泊在湖的对岸
湖泊饮尽三千担清愁
睡回自己的童年里

我看见一只灰鸽子
偎着另一只灰鸽子
就象时针偎着分针
我抱着一团叫着孤独的棉被
暧着自己的胸膛

报上花锦般的长文
电视在歌唱幸福和梦想
困意的猛兽闯进来
起落的铁器在心的岩石上
不断敲打,迸溅火花

我们都那枚石子
投进了生活的湖泊
寂静的湖,时间的子宫
我和她们,同时睡去

2015年10月31日





文章推荐:

诗歌《我的亲情我的家(组诗)》

诗歌《与雪书(外二首)》

诗歌《庆东原 赞音乐》

诗歌《金银花》

诗歌《喜春来.己亥猪年寄语 》